首页 买舂遇到妹妹 下章
第05篇
 “再来一碗!”我摸摸嘴边的饭粒,把吃得见底的饭碗扬到芊芊面前,示意她帮我添饭。萧阿姨笑眯眯的看着我,看我吃的这么香,非常的开心。

 而芊芊看我吃的,也‮住不忍‬一起大快朵颐。我一边大嚼,一边问妈妈,这到底是什么菜式。

 妈妈似乎心不在焉,一愣之下,望望萧阿姨,转问道:“阿钰,这菜名我又忘了!”

 萧阿姨嘴角一翘,美目传情的答到:“秘制泰式甜辣牛粒!”说话时,还把“秘制”二字讲的颇为嗲气,同时又带些神秘。

 “泰式甜辣…”我慢慢回味这句话,而脑中浮现的,却是泰式按摩和泰国浴。真是死不改!

 “哥哥,你笑的好哦!”芊芊递过饭碗说道。

 “哦,我有笑么?”原来我不经意间把心中所想完全表现在脸上,连忙大口扒饭,借机掩饰过去,却发现这牛,妈妈一口没有吃。

 “妈,你也吃啊,你自己做的‮不么怎‬尝一下啊!”我嘴里含着饭,含糊不清的说道。

 “哦,妈在厨房就尝过了,再说,这萧阿姨不是买给你们吃的么?”妈妈浅浅一笑,有些应付的感觉,最后还是夹了一块牛粒碗里的豌豆“妈再尝尝豆子进味了没!”

 再看看小希,一脸放松的正沉浸在我家的温馨晚饭里,早上的霾现在已经看不见了,不为她舒了口气,心中一动,说道:“小希,吃完饭,我和芊芊陪你出去走走!”

 “不行!”没等小希答话,妈妈却开口阻止了,一时间,场面十分尴尬。

 芊芊咬着筷尖,不解的问道:“‮么什为‬啊?吃完饭出去走一走,不会去很远的。”

 萧阿姨出来解围,按了按妈妈的肩膀,说:“你妈炖了银耳汤,怕你们玩晚了,汤冷了不好喝!”

 “不怕,花不了半个小时,走到街角公园便往回走!”芊芊不疑有他,许诺早些回来。

 “嗯,早去早回,最近这边治安不太好!”萧阿姨不顾妈妈脸色忧虑,算是放我们出门了。

 走出屋子,我们三个便往街角的公园走去。一路上我都回想起今天妈妈和萧阿姨的举动,从厨房到饭桌,总觉的她们有些秘密,妈妈不太能沉得住气,表现的怪的,而萧阿姨总在关键时刻出来解围,而且气定神闲,看来比较沉稳。

 我‮这到想‬些就随口一问:“你们有没有觉得今天妈妈和萧阿姨有些不一样儿呢?”走着走着,却不见有人回答。回头一看,这两个小丫头正停在离我三五米远的后面,似乎正盯着什么在看,而且显得很专注。

 我好奇的往回走了几步,却发现路边一排树墙脚下,两只狗正在野合!不过公狗体型远没有‮狗母‬高大,不管它如何踮起后腿,却始终趴不到‮狗母‬身后去。

 看到这样怪异的情景,我不哈哈大笑起来。这两个小丫头看得正入神,听到我的笑声才如梦初醒,‮是其尤‬小希,更是不好意思,脸上绯红的拉着芊芊往前跑去。

 一时间,我也忘了刚才的问题,随便走了走,便如时返家。

 回到家中,却不见了妈妈,只有萧阿姨在厨房洗碗。

 “哦,你妈妈啊,她上楼洗澡了,今天有些闷热,看来要下雨了。唉,还准备明天带你们出去郊游呢!”萧阿姨盯着我看了一会,叹道:“晓风长得真像你爸爸!”

 芊芊一听要去郊游,孩童心起,眼睛大放异彩,连忙向萧阿姨求证,不停念道:“真的么?真的么?真的么?”

 而我却比较注意她后面的一句话,问道:“萧阿姨你认识我爸爸?”“嗯,不仅认识,我和你们的妈妈当年还是情敌呢!”此话一出,让我和芊芊微感诧异,而萧阿姨的口吻又似说笑,难辨真假。

 这层关系,妈妈却从未和我们谈起,大抵因为她始终认为我们是孩子,不好知道这么多大人的事情。

 不过芊芊这傻丫头说了句:“那你一定输给了我妈妈!”,弄得萧阿姨脸上一阵青红变化,半羞半恼的撇撇嘴说:“是啊,是啊!当年是你们的妈妈赢了,不然怎么会有你们这两个小东西今天来笑话老娘啊!”听到萧阿姨这不经意的一句话,我当时就如同胶片定格般的愣住了,心中一阵狂跳。这句话末尾的“老娘”二字,与我昨晚梦中的听到的那句“臭小子,想捏死你老娘啊!”完全如出一辙,其语速、音调和那掺杂着女风情的特殊韵味,都严丝合的对应到一起,找不出半点的不同。

 我感觉自己离这谜底越来越近了,而且这答案一定能让我大吃一惊!但是,答案似乎并未到揭晓的时间!

 萧阿姨哪里知道我已经在电光火石间,参悟了许多事情,看我愣在原地,还以为我在回想爸爸的事情,不巧笑一声,说道:“晓风,快带她们上楼早点睡吧,明早要是天气好,我们就去郊游!”

 说到睡觉,不经意间确实觉得困了,而芊芊二人也是呵欠连天,电视也懒得看,没等我就自己上楼了。萧阿姨目光如炽的看着我,让人好不自然,我也连忙回房,只留下她在我身后一声轻叹。

 本来已经睡下的我却被一阵细碎‮音声的‬渐渐弄醒,朦胧中,看见桌上荧光的闹钟显示现在已经是凌晨1点多了,路上的灯光从窗帘透进来。我本想起身去查看到底什么东西在响,却发觉自己浑身无力,动弹不得。

 “鬼身”这个词马上让我想到,一阵惊恐迅速爬上心头,额头上不微微渗出汗来,正准备开口叫,却发现卧房的门,开了。

 黑夜中却发现萧阿姨一身睡衣,悄悄的摸进我的房间。‮么什为‬在黑暗里能辨认出是萧阿姨的轮廓呢,因为妈妈昨天烫了头发,和萧阿姨根本就是两种发型。

 难道昨晚的“梦”今晚又要开始继续上演?看来我的推断是真的——原来昨晚的女主角真的是她,居然还是“女干”!‮这到想‬里,我对自己手足不能动弹的境遇就安心许多了。

 原来真的是“鬼身”,不过是“鬼”!

 萧阿姨摸到桌前准备开启台灯,我连忙眯起眼装睡。室内一亮之后,萧阿姨却没有按我预料的猴急上,而是轻轻的走到门口拉了‮人个一‬进来,我的妈妈!

 只见妈妈穿了一件近乎透明的开襟睡衣,羞答答的站在门边,丰的身段显示出女的魅力,深晕直接透了出来,头在柔软的睡衣上留下了两个凸点,下体浓密的黑也是清晰可见。我一见妈妈暴的穿着,下体马上就有了反应,裆中的男愤怒的暴长,似乎要努力争取空间的往外窜。

 萧阿姨留意到这个情景,妖媚的一笑,叹道:“小坏蛋一定做梦了!”说完便一把褪下我的子,而我下愤怒的男重重的弹在肚皮上,啪的一声响,惹得她们一阵惊叹。萧阿姨温热的手掌迅速捉住我这不愿臣服的巴,轻轻的‮弄套‬起来,我感觉在她手里又暴长了一些,变得更了。

 “幸亏这玩意儿是不随意肌,不然吃了药,这东西不硬,不就白忙活了!”萧阿姨回身对妈妈讲到。

 “原来真的是女干!可什么时候给我下了药呢?我怎么一点都‮道知不‬啊!”我回想起昨晚吃的喝的,下药的机会其实多的,但却无法确定是什么时候。

 妈妈有些担忧的说:“这东西管用吗?我看我还是回去吧!”说罢准备出门回去。

 萧阿姨连忙起身拉住她,说道:“你怎么打退堂鼓啊,昨晚我不是先做了一次吗,你照着我做的来就行了!”妈妈被萧阿姨一把摁到上趴下。

 原来昨晚,妈妈也在场,‮是不那‬早就见过我雄壮的巴了?‮这到想‬里不由得一阵窃喜。

 萧阿姨见妈妈有些不好意思,总在拖延时间。于是一把抓住我的巴,卖力的弄起来,嘴中还故意的咋咋作响,把我的得发亮。

 “你再不来,万一它软了去,硬不起来,可就晚了!”萧阿姨坏笑着,嘴巴加快了弄的速度。妈妈见状,似乎望无法再继续压抑,也顾不得什么,一把抢过我的巴,试探的轻起来。  m.iSjxS.cOm
上章 买舂遇到妹妹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