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买舂遇到妹妹 下章
第09篇
 度假村的食物果然精细,当服务员敲开我们房间‮候时的‬,我和芊芊都被那四菜式弄得口水直

 这片风景区的宾馆餐饮部大多以农家菜招徕游客,服务员也是身着一身农妇模样的工作服,不过个个模样秀丽,声音柔美,比那W市“俏佳人”的服务员似乎更胜一筹。端菜的那位妹妹一看开门的是我们一男一女,估计是误会了我们俩的关系,笑眯眯的问道:“老板,要不要来碗虎鞭汤啊?我们店里的虎鞭可不比别家的,是真虎鞭啊!”

 我尴尬一笑,还没等芊芊反应过来,连忙婉拒服务员的推荐,关门了事。

 再说了,老子用得着那玩意儿吗?放好餐盘,回头看看小希,她斜靠在了头,估计也闻到饭菜香味,面有饥,不过更让我注目的,是她洗浴过后红扑扑的小脸,润的头发飘散着洗发水的香味,柔质的睡衣难掩令人抓狂的身材,只是那如雪的藕臂和粉白的小腿更是让人目光连。

 芊芊抱了衣服要去洗澡,还叮嘱我不可以偷吃,要等她洗完澡出来才可以动筷子。我们只好打开电视,边看边等。可美食在前,而且腹中已经十分饥饿了,哪里还管得了她小丫头,‮候时到‬留些菜给她也是一样的。

 我于是关掉电视,端了碗米饭,每样菜都夹了许多,坐到小希头,轻轻捏着她的脚踝,柔声问道:“还疼么?”

 小希乖巧的摇摇头,没有说话,模样却是楚楚可怜,让人‮住不忍‬想再放肆一把,于是手上不老实起来。

 我顺着小希的脚踝小心翼翼的往上探,温热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小希光滑的小腿肚,不叹道女孩的皮肤就是水,古人的那句“手如柔荑,肤如凝脂”真是形容得恰如其分,手感就是那样的既像水又像凝脂。尽管睡脚比较宽松,但还不至于能伸进一只手去,无奈只好作罢。

 抬头一看,小希居然闭着眼睛,樱浅咬,身体轻轻发抖,小脸更加通红,看得人心中一,估摸着芊芊洗完澡的时间,本来规矩的手又开始活动起来了。

 看见小希睡衣下角翻起,我也打算试探一下她的底线在哪儿,咸猪手伸入她的上衣,轻轻沿着她的暖暖的小腹往上摸,很快就触到她软软的,啊,她又没穿罩!我一把抓住她的房或轻或重的捏着,本想一把握尽,却发现那根本不可能,她的子不紧肥大,而且如同一对温热的水袋一般,不断在我手中变换形状,这种感觉是那样的熟悉。我细细体会着,心中不一阵黯然——这部的感觉多么像我的前女友青青啊!

 可这个人只是让我摸了她三年,最后却和一个有钱的老男人跑了!

 我看着紧锁眉头的小希,除了她,整个房间里我只能听见芊芊洗澡的水声和自己的心跳声。啊,原来我在回忆不堪往事‮候时的‬的捏疼了小希!我的手马上变得轻柔起来,拇指也攀上她起的头,一遍一遍的在晕上划着圈圈,刚才那份刺得让人窒息的感觉又渐渐萦绕在我俩之间,而我愤怒的巴已经硬的不成样子,狂暴的顶着困住它的内

 小希闭着的眼睛微微开启,充满了巨大的惑,那眼睛里又像是海水,又像是火焰,仿佛是一只鼓励我继续的小手,口起伏的她望了我一眼后,又闭上了眼睛。

 这个时候不采取行动就他妈是个傻子!

 我渐渐俯下身子,慢慢的凑近她的脸,在那一点樱上轻轻的一点,再点,才慢慢的攻入她的齿间,一股少女的香甜窜入我嘴里,我一边伸着舌头一边用鼻子猛着她齿颊的香味,原来接吻,不仅仅是味觉和触觉的享受,也是嗅觉的高

 随着舌吻的深入,我轻轻的放下手中的饭碗,一把拉过小希的手臂环到我背上,她就很乖巧的搂住我的脖子,任由我在她口大施魔手。

 双手把玩,更是过瘾,时而像面,时而像耍太极,偶尔还会比较那一对球左右有何不同,我吻住她的,不停的着她的棉花糖般的舌头,上下齐攻,一阵左,弄得她绷起脚尖,动,把那片拼命的往我手里送,身体反而一阵僵硬,许久之后才轻轻舒了口气,眯起眼睛,甜甜的冲我笑着。

 刚才的那副模样,完全就是和那晚妈妈在我身上的高搐如出一辙,难道是…

 我突然明白她刚才的反应,口问道:“你刚才高了?”小希一听‮道知我‬她刚才只是一顿抚摸便达到了高,羞得她直把红得不能再红的俏脸往枕头下钻,连声说:“‮道知不‬!不理你!”看到她害羞的样子,我一阵足感涌上心头,豪的笑‮来起了‬。

 “哥,小希都这样了,你还不放过她!”只听见一个声音在我身后响起,让我不冷汗直冒。

 我循声望去,果然是芊芊,只是‮道知不‬她什么时候洗完澡,悄无声息的在我们背后“观看”了多久!

 都怪我太过沉浸在动人心魄的绵中,一时间忘了时间流逝的如此飞快,不知不觉芊芊都已经出浴了。而此时我的巴也吓得软了下去,小希更是拨开我的双手,连忙把自己藏进被子里。

 芊芊瞧见了我的尴尬,坏笑的坐到自己边,擦拭着头发正要开口调侃,突然又有人敲门。

 我连忙借机跑开去开门。门开了,一阵香风扑面,酸甜的味道正是萧阿姨所散发出来的。

 妈妈和萧阿姨的房间就在我们隔壁,所以她只是穿了睡衣过来喊门,看得出来,刚刚洗过澡,白天盘起的头发现在也已经放下,垂在前的沟上,半遮半掩,十分人。

 萧阿姨往屋里探看了一眼,说到:“晓风啊,你妈妈腿筋了,快过了帮她一下!”

 听说妈妈筋,我心里紧张,问道:“啊,严重吗?”芊芊连忙跑过来推送我说:“筋就是筋,有什么轻重之分么?快去吧,等下我把饭给你送过去。你忙得现在还没吃饭呢!”说完怪笑的看着我。

 萧阿姨连忙抢过话头说道:“不用了,我们的饭菜都吃不完,绝对能把你哥哥喂!你就在屋里陪小希吧!”说话的眼神十分暧昧,一双凤眼神光奕奕的盯着我。

 进了妈妈的房间,我连忙坐到她边。虽然是初夏,但风景区的夜晚不算炎热,房里还开着空调,看她躺在被子里,脸上红红的不说话。

 “妈,腿筋么?骑了半天自行车是会这样的,告诉我是哪条腿,我帮你!”我从被子下端把胳膊伸了进去,却没有摸到妈妈的脚。

 萧阿姨在我身后,锁了门进来,笑呵呵的说道:“慌什么,你不是没有吃饭么,先喝汤!”说完端了碗汤到我面前。

 喊我过来腿,却不慌不忙的让我先喝汤?我心中正奇怪,只见她手里那晚汤,黄黄的,却看不清是什么熬的,于是便问:“这是什么汤啊?”萧阿姨凑过身来,挑逗的说道:“服务员就没给你推荐一下吗?她们的特色菜——虎鞭汤!”

 这一下我就全明白了,原来所谓腿筋,要腿只不过是个幌子,喝汤才是正题!只不过这汤喝完之后呢?

 还没等汤水下肚,我的子却已经被顶起来了。萧阿姨看了,呵呵的笑起来,说道:“还没喝呢,就开始不老实了,等下喝了,还不把你妈弄个半死!”说完便喂我喝起来。

 我边喝着虎鞭汤,边用眼角看看妈妈,妈妈像个刚入房的少女,把羞红的脸别了过去。

 这还了得,我不加快了喝汤的速度,等待我的将是一场人大战。

 虎鞭汤喝过,萧阿姨看到妈妈害羞,不一笑,猛地拉开被子,说道:“还害羞呢,等下不弄的你喊天喊地才怪!”

 萧阿姨一拉开被子,只见妈妈赤条条一丝不挂的趟在上,两腿极度张开,出下体妇才有的浓密黑,深的大在灯光下显得油亮,只是她的手腕和脚踝都被单绑着,这绝对是一副有史以来我见过的最靡的画面,不晓得是伦的刺还是虎鞭汤的功效,我下体更加剑拔弩张,一条巴正要呼之出,喉咙也不干渴起来。  m.iSjxS.cOM
上章 买舂遇到妹妹 下章